狗毛荒島

關於部落格
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!
  • 44104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『有一天』




(畫面大概是這樣的)



有一天,A在回家的路上,看見一個人坐在路邊哭泣。
「你怎麼了?」A走過去問他。
「我找不到東西吃。」那個人回答。
原來他的名字叫做E,是一個專門吃心臟的怪物,如果太久沒有進食,E就會衰弱而死去。但是,E年紀還小,沒有力量剖開別人的身體。
「你可以把心臟給我吃嗎?」E問A。
「讓你吃掉心臟的話,我也會死的。」
E聽到A這麼回答,又哭了起來。
「你能吃一般人的食物嗎?」A從口袋中拿出幾顆糖果。
「我只能吃心臟和血液。」E沒有收下。
A不想眼睜睜看著E餓死,於是對E說:「你先喝我的血吧。」
E咬上A的手腕喝了一些血,然後目送A離去。
「你的血,真好喝。」
 
第二天,A在同一個地方又遇見了E。
「今天我還是找不到食物。你的血很好喝,能不能再讓我喝一口呢?」
A想想,只是一點血,沒什麼損失,於是又答應了E。
 
第三天,E坐在A的家門口等A回家。一看到A,E就熱情的撲過去抱A。
「你的血味道這麼好,想必你的心臟也很好吃。」
「我不能讓你吃我的心臟。」A說完,走進家門裡。
 
第四天,A發現E進到自己家裡。
「你怎麼沒經過我的同意就進來呢?」A錯愕的問E。
「你把心臟給我吃,我就出去。」
「你纏著我也沒用。」A不再理E,坐到書桌前準備寫報告。E跟了過來,從背後抱在A身上不放,令A不能工作。
 
第五天,A在客廳看電視,E逕自坐到A旁邊的沙發上,攬住A的肩膀,嗅嗅A的脖子。
「你何不直接向我下手呢?我不反抗就是了。」A嘆氣。
「不反抗?」E眨眨眼睛,「可惜以我現在的力量,真的什麼也做不了。老實說,你想殺我還更容易呢。」
「可是我不想殺你。」A看著E困惑的神情,搖頭。
 
第六天,A走進臥房,躺上床準備睡覺,E卻在A的床腳邊坐下,拉過A的手,開始啃咬他的手指。
「別鬧了,我要睡覺。」
「你快把心臟給我就沒事啦。」
 
就這樣許多天過去,A實在受不了。
「你要吃,就拿去好了。」A將手伸進自己的胸口,挖出血淋淋的心臟擲向E,然後倒了下去。
E接過A的心臟,看著倒地的A,愣了一下。
「……你大可以殺了我啊?奇怪的人類。」意識模糊之前,A聽見E說了這樣一句話,然後帶著自己的心臟離去了。
 
奇蹟似的,A並沒有死,只是胸口多了一大塊缺口,空蕩蕩的,不停的淌血。A也不覺得痛,隨手拿起一條毛巾塞在胸口,眼見止血效果還不錯,就照常去到公司上班了。
公司開會到一半,A的胸口開始滴出血來。老闆命令A去清理掉。A一邊打掃,血還是一邊滴下來,怎麼也清不乾淨。老闆很生氣,把A趕出了公司。
 
A無奈的嘆了口氣。他漫無目標的走著,來到了小河旁。清澈的河水反映出A鮮血淋漓的樣貌。
「真髒啊!」A彎腰掬河水洗臉,沒想到,一直塞在胸口的毛巾不慎掉進河裡。血液滴滴答答的從傷口湧出。
「不行,得找個東西塞住。」
A沿著小河繼續走,路上撿了石頭、拔了水草、挖了泥土,試著想填補胸口的空缺,但不是大小不合適,就是被血液浸濕而脫落。試了無數次都沒有用,A乾脆就這麼放任血液不停的外流,滴著血繼續行走。
 
走到小河上游,是一條冰川。
A找到一塊大小合適的流冰,插進胸口的空洞。冰塊的止血效果顯然很好,過了一陣子,傷口不再滲出血液。趁這個機會,A用冰川寒冷的水洗掉了身上亂七八糟的血漬。
「這樣就可以了!」A低頭看看自己清潔過的身體,滿意的點點頭。
 
接著,他離開冰川,想回到自己的住家。
A卻沒有考慮到,離冰川越遠,胸口的冰塊溶得越快。還沒走到住家,冰塊幾乎已經溶化殆盡。行人看見A的胸口空著一大片,鮮血澎湃湧出,紛紛嚇得尖叫逃竄。
 
A沮喪的回到冰川,再撿起一塊流冰塞進胸口。這次,A知道他不能再離開冰川了。
A坐在冰原上發了一會呆。
走了這麼趟路,血也差不多流光了。沒有心臟的身體,是沒辦法再製造血液的。
A開始覺得全身以胸口的冰塊為中心,漸漸的在變冷。
A索性躺下來,看看湛藍的天空。
A突然感覺到前所未有的愜意。他閉上眼睛,靜靜的睡了。
 
A再也沒有醒來。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--原本A以為,應該是要這樣的。
「A,你還活著嗎?快醒醒。」
聽見E的聲音,感到臉頰被輕輕拍了幾下,A不甘願的睜開眼睛,發現自己仍然躺在冰原上,竟然還沒死。
「太好了,還活著。」E眨著一雙大眼睛,關切的盯著A瞧。
「怎麼又是你。你跟到這裡幹嘛?」
「我才要問你呢,你沒了心臟,竟然還能走到這麼遠的地方。」E手上拿著一顆紅色的臟器,遞交給A。
「這是我的心臟?」
「對呀,我把它還給你。」
「你還沒吃嗎?」
「我在吃掉它之前,想起你的血。如果失去心臟,你就再也製造不出那麼好喝的血,那樣太可惜了。」E一邊說,一邊扶著A坐起,「所以我又回到你家找你,想說如果你還沒死的話,我一定要救你。沒想到你不見了,我就跟著血的味道,找到這裡來。」
E拔出A胸口的冰塊,將他的心臟塞回去。
等了片刻,A的胸口始終沒有動靜。
「就算放回去,心臟也不會跳了呀。」A摸著靜悄悄的胸口,向E搖頭。
「一定是因為這裡太冷了,我帶你回家去。」E帶著A離開了冰川,回到A的住所。
 
E將A安置在溫暖的床上,替他蓋上棉被。
「沒有用的。我想睡覺了,別再吵我。」A用手腕蓋住自己的眼睛。
「再等一下,心臟一定會繼續跳的。」E將A的手腕從他臉上拿開,A瞪了他一眼。E看著滿臉疲憊的A,顯得很沮喪。
「你直接吃掉不就好了嘛。」
「比起一次吃掉你的心臟,我更想每天喝你的血。」
「你真煩。」A嚴肅的向E說,「就算我的血很好喝,也不能填飽肚子吧?別浪費時間。我的心臟早就不能用了,你快拿去吃。」
「不行!我一定要讓你活下去。」
「只不過是食物吧?你怎麼這麼執著啊。」
「A是很珍貴的美食啊!」E的語氣開始激動起來,「況且A不只是食物而已!除了血好喝,身體的味道也很好聞,體溫抱起來也特別溫暖舒服,還有,就是……呃……很奇怪?」說到一半,又低下頭來露出困惑的樣子思考。
「什麼啊。」A看著E生動變化的表情,感到有點新鮮,忍不住微笑起來。
「好像還有別的什麼原因,我不太明白,不知道怎麼解釋,可是……我不希望你就這樣死去。」
E緊緊的抱住A,閉上眼睛,將臉頰貼在A的頸邊。
E的體溫彷彿透過擁抱,流入A的胸口,暖洋洋的。
「你也真是個有趣的怪物啊。」A抬手,輕輕撫摸E的頭髮。
 
被E懷抱著,A的身體似乎變得越來越溫熱。
A突然感覺有一股懷念的暖流,從胸口漸漸擴散到全身。胸中開始出現了躍動。
「心臟,開始跳了……」A低聲說。
E稍微放開懷抱,驚喜的看著A,用手按住A的胸口。感受到A的心臟確實在跳動,E高興的笑了起來,再度緊抱住A。
「我就知道你的心臟可以繼續跳的。」E開心的蹭著A的臉頰,「是因為我抱著你的關係嗎?放開會不會又停啦?那就一直抱著好了?」
「不,這樣有點太熱了。」一直被E摟抱磨蹭著,A總覺得體內新生的血液有點過度集中到了臉頰上,他撇過頭,輕輕推開E。
看見A原本冰冷虛弱的臉色現在染得緋紅,眼簾低垂著避開自己的目光,E的心中有種異樣微妙的感覺蕩漾起來,臉上似乎也要跟著變熱。
「熱一點比較好,你的心臟就不會忘記運作了。」E用鼻尖輕觸A的胸口。
「啊……」A略顯困擾的紅著臉,「你真的不想吃我的心臟了?」
「真的,以後我只要你的血就好。」
「現在要喝嗎?」A將手腕舉在E的面前。
「要!」E張嘴去咬,咬下之前遲疑了片刻,又放棄了:「還是等你的身體完全復原再說。」
A莞爾一笑,隨即又露出擔憂的神色:「你太久不吃東西,不是會死嗎?」
「嗯……我再想辦法去拿別人的心臟,一定不吃你。」E想了一想,又用堅定的眼神看向A,「但是血的話,我以後只喝你的。」
「到底是有多好喝啊。」A苦笑。
「真的很棒喔!」E興奮的說。
「那就先喝一些?」A伸出手指,按在E的嘴邊,「餓著肚子也沒辦法找獵物吧。」
E搖頭,並也伸手撫摸A的嘴唇。
「現在我更想要的,是你其他的部份。」
 
看著E興味盎然的眼光,A微笑著閉上眼睛。
他知道自己再一次被纏上了。
只是這一次,他並不抗拒再被拿走什麼。
 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